追蹤
萬年,孤寂。歡迎您的造訪。
關於部落格
一個總是製造坑的小小作者。
喜歡◇HP◇沉月之鑰◇吾命騎士◇
還有好多好看的小說。
  • 10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3.經歷

 『飽了。』斯內普轉頭,不看身旁的人,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的粥,他現在看到就想吐了。
 
『你一口都還沒吃。』微笑的看著床上的少年,少年總是白皙的臉,讓他認為他總是虛弱的讓他擔心。
 
『我說我飽了。』斯內普加重了語氣,這幾天,他總是被哈利看著,連房門都不能出,他抗議,卻總是被某人輕易的就制止住。
 
看了他幾秒,哈利眼中有著無奈,但是微笑依舊。
 
『好吧!西弗想吃什麼,我叫嚕亞幫你做。』把碗放到桌上,哈利坐到床邊,但是斯內普依舊沒搭理他啊,看著窗外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 
『西弗,想出去嗎?』看著斯內普的側臉,哈利輕易的就猜到了他的想法。
 
斯內普眨了下眼睛,將視線轉到哈利臉上,嘴角不悅的勾起,『你會肯嗎?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你似乎想永遠把我關在房間裏。』他肯定的對著哈利說,看到他臉上的微笑,剛剛平復的怒氣,彷彿又要甦醒。
 
看著少年生氣了,哈利覺得他很可愛的同時,卻也不得不在心裡承認,他確實很想把他永遠關在這個房間裡,誰也奪不走,但是他知道不行,因為這樣會讓他會痛苦,甚至會恨自己,而他最不希望的就是這件事。
 
『西弗,有沒有興趣,聽我說個故事?』
 
『沒興趣。』迅速的接了下去,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 
可是哈利沒理會他的拒絕,笑了笑然後開口了,因為他知道斯內普不會不禮貌的打斷他人說的話,所以他逕自說了下去。
 
『不論西弗感不感興趣,我還是希望你聽,聽完這個故事,你就會知道,我變成現在這樣的原因了。』聽到他不悅的哼了一聲,轉過頭不看他,哈利開口,緩緩說出了自己遲早也要說的事情。
 
『從前有個男孩,他居住在自己親戚家,但是因為他跟別人不一樣,所以被他的親戚厭惡著,但是他沒放棄過希望,他還是相信世界上還有溫暖。或許是上天聽到他的祈求,他被人領到了一個,他本該存在的地方。而男孩也體會到了溫暖,他努力著,希望能得到認同,直到擊敗他的敵人時。他發現了,世界上有著奇蹟,就像是梅琳的惡作劇,他失去的親人都回來了,他很高興,真的!但是男孩身上的力量,也突然增強,本該善良的男孩,卻突然化身成了惡魔,殺了不少巫師。男孩還沒享受到所謂的親情,就被他們眼裡的恐懼而嚇的手足無措。男孩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黑暗精靈的血統,就算族譜上確實有過一位黑暗精靈的祖先,但是男孩還是相信,他的家人會接受自己。』
 
哈利的聲音低落了下來,下一刻,濃烈的憎恨佈滿了空氣。瞬間冰涼的溫度,讓斯內普感到恐懼,但是哈利卻依舊說著,彷彿沒察覺到周遭一般。
 
『但是…沒有!!他們沒有接受男孩,他們每個人都希望男孩死去,他們害怕男孩身上未知的力量。更害怕男孩殺了他們。男孩看著所有人,他發現,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希望。在他被無數的魔杖指著時,男孩瘋了,見人就殺,但是依舊寡不抵眾,在雙親叫喚中失神了,母親叫了自己的名字,父親一個俐落的索命咒,男孩死了。然後,在十年前,從地獄爬回來了,找他們報當初的仇。』
 
 
哈利轉頭看著斯內普,本該是黑色瞳孔的雙眼,卻早已連眼白部分都變成了黑色,就像是眼珠全黑一般,直盯著斯內普,寒冷的空氣,就像利刃般,刮著斯內普的肌膚,但是他此時,卻更加害怕那爽雙黑瞳,身體無法制止的微微顫抖,牙關緊咬著,恐懼的看他啊。
 
『連你也害怕這樣的我,不是嗎?那如果…我現在把你殺了,你就不會想逃離我身邊了,是不是?』哈利伸出了手,掐住了斯內普的脖子,但是卻發現,他的手在顫抖,他下不了手。
 
斯內普感受到他在顫抖,眨了眨眼,突然領悟了什麼,『哈利。』他伸出手,握住了在他脖子上的手,哈利彷彿被燙到一般,迅速的縮回了手,退離了床好幾步。
 
斯內普立即下了床,走到他面前,少年的身高只到他肩膀。
 
斯內普抬頭,看著他,然後伸手握住了他的手,哈利想甩掉,但是斯內普不放手,還被扯到重心不穩。
 
『啊!』斯內普知道現在的身體很弱,但是他沒料到只是被某人甩開了手,他竟然就會跌倒,比起等下可能摔倒的疼痛,他覺得羞恥感還比較多,緊閉著眼等待疼痛的到來。
 
但是他卻被人迅速抱住了,一絲一毫都沒受傷。
 
『你……』看著那人的黑色眼眸,斯內眼中有著感動,以及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溫柔。
 
『為什麼不動手?』哈利沒回他話,把人抱起放回床上,轉身就走。斯內普微怒。『與其等你殺我,我是不是自己動手比較快。』斯內抬手,想拿在床邊的魔杖,但是下一刻魔杖卻落入了別人手中,還有一句濃厚的威脅,『你敢自殺試試看。』
 
『波特,看我。』再次伸手,拉住了在床旁邊的人,哈利有了剛剛的經歷,這次也就沒做任何動作。
 
哈利低頭看著斯內普,他剛剛轉身的原因,其一是因為他差點殺了斯內普,其二是因為斯內普恐懼的眼神,讓他想起那時的戰鬥。
 
斯內普暗自深呼吸了下,然後對著哈利說,『如果,你殺我的原因,是因為你害怕我逃離你身邊,那你可能永遠沒機會動手了,因為我跟你說過我喜歡你,不是開玩笑的。如果男孩認為這世界總是讓他絕望,那我會陪伴他走向地獄。』看著哈利的雙眼,斯內普此時早將恐懼拋棄了,剛剛哈利顫抖的手,還有接住他,不讓他跌倒的舉動,都讓斯內普覺得,哈利還是哈利,只是外表變了,身旁的氣氛糟糕了些,其他部分,他覺得一模一樣。
 
『你剛剛害怕我,別說好聽話了。』哈利依舊是面無表情,辦但是斯內普卻察覺到他正在難過。
 
斯內普眉一挑,瞬間暴怒了。『該死的波特,我剛剛講的話,你是假裝沒聽到,還是根本沒在聽。我害怕是正常的反應,我現在不害怕也是正常的反應。』說完瞇起了眼,『還是你覺得你變成了現在這樣,你就一定要傷害人,符合你所謂的黑暗精靈?嗯哼,我就在這裡,你要動手,隨你。』
 
說完的斯內普,生氣的瞪著他啊,卻發現他依舊呆站著,嘖了一聲,躺回床上,背對著他。
 
 
沉靜的空氣,那些憎恨,早就在斯內普說了一堆開導他的話時消散。
 
床突然下陷,斯內普被躺上來的人抱住,有些挫敗的聲音從他頭頂上傳來,『西弗真的不怕我?』
 
 
斯內普的怒氣累積到最高點,他掙脫了哈利的懷抱,跨坐到他的身上,『不準亂動。』俯身毫不留情的咬住了他的肩膀,狠狠的咬著,直到嘗到了血腥味才退開。
 
哈利皺眉,他也是會痛的,但是不能推開身上的人。『西弗,會痛。』
 
斯內普坐直身體,居高臨下的望著哈利,不知道是不是氣的,蒼白的臉頰紅了,讓哈利有些心動不已。
 
『等你哪天不會痛了,在來問我怕不怕你。』斯內普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喘,身體有些發軟,想起了剛剛寒冷的一段時間,有些惱怒的想著,不會就這麼短的時間,就生病了吧,但是他不知道,剛剛那個寒風還有吸取活力的效用。
 
哈利坐起,眼睛恢復正常的樣子,對斯內普道謝。『西弗,謝謝你不怕我。』俯身親吻著他的唇,柔軟的讓他欲罷不能,但是下ㄧ刻,斯內普輕咳了一聲,隨即軟倒在哈利身上,失去意識前,他看到了哈利驚慌的表情。在心裡罵了他一聲笨蛋後,便陷入了黑暗中。
 
 
 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