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萬年,孤寂。歡迎您的造訪。
關於部落格
一個總是製造坑的小小作者。
喜歡◇HP◇沉月之鑰◇吾命騎士◇
還有好多好看的小說。
  • 10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詛咒好了?(微all范)

  他走到了浴室,拿起牙刷,就開始刷起了牙,同時想著今天要幹什麼。 『今天是假日,不用去神王殿工作。月退被伊耶看著,今天偷跑不出來。』說到這裡,他還回想到當時月退對著自己說不能來的時候快哭出來的聲音,范統沒良心的偷笑了一聲。 『暉侍被那爾西叫了回去……噗哈哈哈下午要去接…』范統就將會來找自己的人都想了一遍,結果發現,今天他要自己一個人度過。 『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呀?!真是難得!』看著鏡子,范統突然察覺到了什麼。 『我耳朵出問題了嗎?我講話都沒問題!!!』雙手撐在鏡子上,緊盯著自己,然後激動的大叫。『我講話真的沒問題了,太棒了!今天假日,我趕快去街上把妹,說不定還可以找到老婆。』動作迅速的將自己打理好,范統站在鏡子前,看著自己的臉,有些想用術法讓自己變更帥一些,但是有些猶豫。 『…雖然我沒有那麼顯眼,但是走在街上,因為是侍好像還是會被人認出來呢!但要施咒的話,我要變成怎樣比較能夠讓女生喜歡呢…』范統覺得就以音侍大人為基準吧,但是由於他的運氣從來沒好過,看到咒術後的自己,范統是真是的哭了。 臉頰旁的黑髮,柔順整齊的落在耳朵後邊,有幾撮不安份的則是落在臉頰旁,讓他感覺有些許的柔弱,頭髮長度到達他的腰,眼睛則是黑色的,水汪汪的大眼睛,此時無辜的望著鏡子裡中的自己。 『這符咒有問題,我要變成大帥哥不是大美女…』聲音一出,范統瞬間臉色發青。 『我的聲音、我的聲音怎麼變成這樣…』柔美的聲音,就算是如此的驚慌失措,卻也還是不顯粗俗。 接下來不論范統怎麼使用術法,卻發現他的樣貌都改變不了,挫敗到想哭的他,又發現讓他想自殺的事情,他的能力竟然都用不出來了,也就等於,他現在是個白色流蘇的人! 無奈之下,他打算自己走到神王殿請珞侍幫他想辦法。 『可是我這裡沒有女生的衣服…』他突然想起,之前暉侍穿過的愛妃裝扮,辛苦的挖了出來,緊張的穿上,發現有點大之外其他都挺合身,也非常慶幸這件衣服還保留著 。 走到鏡子前,有些訝異自己現在的容貌可以跟綾侍大人有得比,但是很明顯現在的他是個“完整”的女人,剛剛換衣服時刻意忽略的地方,很明顯是綾侍大人沒有的。 『…好像太暴露了!』拿起自己的外衣往身上套,也沒管好看不好看,范統就這樣出了門。 范統在街上越走越快,一方面是怕人認出自己,一方面則是他察覺到身上的目光逐漸增多,他幾乎是用著小跑步的跑到了神王殿前,卻發現那邊早以聚集了一堆人,范統發現居然所有人都到齊了。 『今天是范統生日,我們都沒找他,相信他現在一個人落寞的家裡哭,我們這就去他家給他個驚喜吧。』暉侍的聲音響起,范統才警覺今天是自己生日,他有些感動也有些生氣,自己被暉侍暗算了,看了下自己的衣服,范統起了惡作劇的小心思。 『…那個…不好意思…』柔弱的聲音響起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范統身上。 『請問妳是?妳要找誰嗎?』珞侍有禮的聲音傳來,范統在心中竊笑。 『…我是范統的女朋友,請問范統有在這嗎?』范統等著他們調侃,他就可以直接說破自己的身份,卻沒想到所有人的表情都變了,氣氛頓時凝重的讓范統笑不出來。 『妳能證明…』月退想問她話,卻看到她身上的外套,臉色白的發青。『范統居然有女朋友了,我居然完全沒發現,我們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嗎?』月退的黑氣又逐漸散發出來,范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。 此時,人群中劃過了一道光,接下來噗哈哈哈的聲音響起。 『不是要去范統家嗎?還不出發幹嘛?』噗哈哈哈抬手打了個哈欠,很明顯剛睡醒。 “噗哈哈哈連你都打算整我,太過份了呀。我是你的主人、主人呀!小心我去找新武器!” 彷彿是接收到范統不滿的情緒,噗哈哈哈看了過來,然後慵懶的眼神頓時變成犀利,不滿的謎起眼,朝范統走了過來。 “啊、啊!被發現是我了,要不要逃走呀!?可是一定會被抓會來的。” 在范統糾結要不要逃走時,噗哈哈哈已經走到他的面前,然後伸出手毫不猶豫的用力捏了范統的臉一把。 『痛…好痛!噗哈哈哈放手,快點放手呀!』范統拍掉在臉上做亂的手掌後,一邊揉著自己的臉頰,一邊可憐兮兮的看著噗哈哈哈。 『范統你變成這模樣想幹嘛?』噗哈哈哈不悅的盯著范統。 范統突然靈光一閃,決定自己變不回來的問題等晚點在跟他們講。 『今天我生日,想給你們驚喜呀,誰知道你們也打算給我個驚喜,你們剛好被我抓到了!!暉侍我才沒有哭,你才哭了!』范統的話驚醒了眾人。 『范統…所以你剛說的是騙人的,你沒有交女朋友,我們還是要好的朋友?』 “月退,我交女朋友跟我們是好朋友到底有什麼關聯?!”范統無奈的對著月退點了點頭,月退高興的抱了上來,然後感覺到范統的身體跟以往不一樣後,又臉紅的放開他。 『咳咳,我看你現在這模樣,你找男朋友還比較適合。』珞侍不滿剛剛被刷,狠毒的對著范統說。 『誰叫你們想耍我,活該!』范統對珞侍做了一個鬼臉,然後看到珞侍瞪他後,就迅速跑到噗哈哈哈背後。 暉侍看著范統,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出現在他臉上。『居然范統你都打扮成這樣了,那麼就不要辜負你的好意,接下來的行程,你就都這樣子吧!你的外套太礙眼了,我先幫你收起來。』暉侍動作迅速的把范統外面那件外套脫掉,露出之前暉侍玩遊戲的那件貴妃衣服。 在場的人都忍不住驚嘆,范統真的很適合這件衣服,水藍色的衣服上面有著華麗的刺繡,領擺是深藍色的,而再腰上的腰帶則是白色的。 胸前的襟口開的很低,露出了好看的鎖骨。 『范統呀…你為什麼不是女的?』暉侍嘆息著跟范統將講著。 『外套還我啦!』范統快速從暉侍手上搶走了外套,想披上卻發現又被人搶走了,氣急敗壞的看著噗哈哈哈。 噗哈哈哈也沒理他,手上的外套下一秒就消失不見了。 『你就這樣穿吧,很好看。』噗哈哈哈還順便把他腳上的鞋子換成了女生的樣式。 『我才不要這樣穿,很難看!』 在場的眾人都無視他的抗議,月退笑著拉住了他的手臂朝著他們定的餐館走去,噗哈哈哈也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走在他身旁。 今天一天,范統跟著他們看了表演,還被他們拖上臺唱了歌,玩的很愉快。 回到家,范統已經被他們灌醉,走路都走不穩了。 『范統我背你回去。』噗哈哈哈蹲下身體,此時的范統說什麼就聽什麼,乖乖趴到了他的背上。 『那我們就先回去了,范統美女,下次在找你當我的愛妃。』暉侍扶住現在也走不穩的月退,等下要送他回西方程城。 『…范統我不能喝了…』月退酒量不好,但是范統醉了跟他敬酒他就喝,所以他被范統灌醉了。 把范統背到家,噗哈哈哈早就知道范統為什麼會變這樣。 三天前他還待在范統家,他把自己研發的符咒丟到了水裡然後溶化了,而那天范統急忙拉著他出門,他也忘了。 所以范統不小心喝到了含有符咒的水,他當天沒有出現任何異象,噗哈哈哈也就以為那符咒沒效,沒去在意,結果是今天才發作,噗哈哈現在也想不出方法。 『噗哈哈哈,你幹嘛?』范統握住在脫他衣服的手,就算醉了,他也知道他現在是女生的。 『全身酒臭味,臭死了!你不換衣服,你就去睡客廳。』 『…不要睡客廳…我脫就是了…』范統雖然說自己脫,但是最後還是讓噗哈哈哈幫他脫。 醒了的范統發現自己變了回去,也知道了自己為什麼會這樣。 “我以後絕對不要亂喝東西了!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